检察风采
最美守护:坚守集中隔离点的那些检察身影
时间:2022-04-08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集中隔离观察点是特殊且艰巨的“战场”。在丽水假日智选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莲都区检察院的志愿者们默默坚守着。他们当中,有人的孩子即将参加高考,正是需要家人支持陪伴的时候;有人的妻子正奋战在社区一线,夫妇俩已经一个月没见上面;有人在境外输入集中隔离点已经坚守了大半年,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与家人相伴的团圆夜……他们用辛勤和汗水筑起了一道守护生命健康的坚实防线。


      总要有人负重前行


      2022年3月,浙江省内多地出现新冠疫情新增病例,3月4日晚,接莲都区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将启用丽水假日智选酒店为新的集中隔离点,由莲都区检察院全面接管该隔离点的综合工作。


      筹备时间很紧,酒店布置、三区两通道设立、物资接收、报表准备、人员培训……整个过程就像打仗一样。经过四个小时的紧急筹备,假日智选酒店隔离点正式开点。


      刘懿是第一批进点支援的检察人员。他算是隔离点里经验最丰富的“老人”,从2020年6月起,他就多次被抽调到集中隔离点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与他同一批进点支援的同事,大多数人没有在隔离点的工作经验,刘懿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了指导和协助的工作,时常在轮替休息时间还忙碌在工作岗位上,帮助同事们解决工作中的疑难问题。


      隔离点的工作看似简单,需要上心的地方却不少。隔离对象入住前,要做好政策讲解和注意事项传达,遇到情绪异常的,要多留心,及时安抚情绪;隔离对象解除隔离后,要与社区确认清楚后续防控措施;有隔离人员需要就医或用药,要做好就医对接和闭环转运……刘懿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隔离点每个岗位的螺丝钉都拧紧。”


      酒店的房门有自动回弹功能,有隔离人员在领餐时被锁在了门外,刘懿发现后,立即将这项内容加在入住注意事项中,在每一位隔离人员入住前反复提醒,还在饭点时与同事轮番盯监控,以便有人被关在门外却没带手机时,可以通过监控第一时间提供帮助。而这仅仅只是他们工作中的一个小小细节。



      隔离点的工作强度很大,常常要忙到凌晨,工作间隙中与妻女短暂的视频时间,是刘懿与家人难得的温馨时刻。刘懿的妻女在杭州生活,与他长期分居两地,去年的中秋和国庆因为在隔离点工作,刘懿都没能陪伴家人。而今年他自己的生日,也在隔离点忙碌的工作中悄然度过。“很想她们,但总要有人负重前行,守好大家,才能护好小家。”刘懿如是说。

      进入隔离点前,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终于等到解除隔离了,感谢你们的辛勤付出,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愿你们可以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4月5日,刚结束隔离点工作不久正在居家日常健康监测的季杰看到工作群里发来的信息,眼睛微微发酸,他已经将近三个月没回过家了。


      季杰是莲都区检察院的一名新进干警,去年8月一入职,他就被抽调到丽水境外输入集中隔离点工作。今年3月,莲都区检察院接管了假日智选酒店隔离点综合组,季杰义不容辞地加入了志愿者队伍。


      在隔离点,季杰主要负责隔离人员的信息登记、健康码转码等工作。这些看似简单琐碎的工作日常,却需要极度的耐心和细心。“每一位隔离人员的信息和流调记录都要仔细核实,有时候,只隔了一条街的社区,防控等级和措施都是不一样的,必须确保精准无误。”季杰说,隔离人员入住并不是定时的,他们经常凌晨三四点还在接收隔离对象。“印象最深的,一天里接收了70多位隔离人员,从前一天的7点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7点半。”



      集中隔离点里的人们,很多人都带着病痛或心事,有妻女都在外地、担心因隔离时间太久丢了工作的民工大叔,有怀孕三个月正在孕吐阶段的年轻妈妈,还有刚做完手术的老伯……最多的时候,季杰在半天里和一位情绪异常的隔离人员打了七八通电话,安抚对方情绪,帮助解决问题。上到就医转诊,下到衣食住行,季杰和同事们总是全力去帮助隔离人员协调解决因隔离造成的困难,让他们在隔离期间能过得更加安心。隔离点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对季杰来说,也有着不一般的意义。“在去隔离点之前,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抗疫一线的工作,就是对我最好的考验。”说这话时,他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我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张隔离点的照片在同事群里出了圈。照片的主人公是支援隔离点的办公室干警夏巍,照片里,他戴着口罩斜靠酒店大厅的卡座上睡着了。实际上,那是他通宵工作了一晚,在大厅不小心睡着时,被同事拍下的。夏巍在隔离点里主要负责房务对接、配餐对接、医废转运等工作。被拍下照片的前一天,他刚接到一位特殊的隔离对象。那是一位身患尿毒症的老婆婆,一下转运车,她就坐在三区两通道旁的花坛边大哭起来,不管工作人员怎么劝,都不愿入住隔离点。夏巍当时正在一旁,听那婆婆的口音像是自己老家的人,便试着上前用老家的方言与婆婆沟通,果然成功搭上了话。



      原来婆婆是外地人,听不懂普通话。她家里是困难户,因为尿毒症定期要做血透,已经花了不少钱,知道集中隔离要住在酒店,她担心会产生一大笔费用,又担心在酒店里做不成血透,所以怎么都不愿意入住。夏巍耐心地和她解释,在集中隔离点的一切食宿都是免费的,关于她的血透,隔离点也会安排专人和医院对接,绝不会耽误她的治疗。老婆婆渐渐平稳了情绪,随后又为难地提出,因为被隔离的太突然,随身衣物都没有带,家人又在外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送过来。夏巍先帮忙联系了老婆婆的家人,得知老人的换洗衣物要过两天后才能送过来,于是又马上联系了在隔离点外的朋友,自己掏钱托朋友帮忙买了两套换洗衣服。帮助老婆婆办理入住后,夏巍又担心老人一个人在房间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愣是和同事轮流盯了一夜老人房门口的楼道监控,直到第二天天亮。但说起这些,夏巍并不在意:“将心比心,如果是我的家人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也会希望有人能替我多关照他们一些。我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


      设置集中隔离点,是为了消除处于潜伏期或隐性感染期中的人对其他人群造成传播的可能。这也意味着,隔离点的工作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失误。面对高压的工作强度、严格的工作要求,面对形形色色的隔离对象,隔离点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遇到新的问题与挑战,他们相互配合、积极应对,用有序的防疫保障,贴心的生活照顾,把有形的“隔离空间”化为了无形的关怀世界,用点滴努力汇聚成了共抗疫情的磅礴力量!


来源:莲都检察微信公众号  


浙ICP备20023215号-1 版权所有:浙江省丽水市人民检察院
技术支持: 百图软件 最佳浏览效果:浏览像素1280*768px以上 建议IE8.0以上